《多維時報》:中醫在美爭取主流社承認

記者徐可 何晨輝 May2004


中醫在美還沒有被主流醫學界完全接受和認同,好像被打入另冊一樣。中醫只是在統西醫不能起作用的時候,發揮替代的功能,求助中醫的美病人只是病人群體之中的少。中醫是被西醫認無藥可救的病人的最後一線希望。但是很多在紐約行醫的中醫認,中醫在美不受重視的現近年正在逐漸改變。

家住紐約皇后區AstoriaJohn今年12歲,患有先天性哮喘病,每年一般要發作四次,平時John必須把平緩哮喘的噴霧器和激素類藥物在身上,以防萬。可是這些藥不但不能治好John的病,還讓他產生了藥物的依賴性。她的媽Helen Vassis乎要絕望了。Helen的鄰居向她推薦了針灸醫生厲振鴻。20039月份,Helen開始帶著兒子來到中醫厲振鴻位於法拉盛的診所。經過幾次治療,John的病就有了明顯的好轉,哮喘的徵兆消失。往年冬天,John的哮喘病要發作四次以上。而今年冬天,他的哮喘病只發作了兩次。Helen對多維時報說,我看到我的兒子一天天好起來!厲振鴻醫生說,John有很大的希望能痊愈。厲振鴻醫生1987北京到美。他畢業於北京醫學院,曾經是一位精神經科大夫,就職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和北京安定醫院。他也曾在北京中醫學院大班接受過中醫訓練,曾師著名中醫李鴻、印河、學俊等人。1992年,厲振鴻醫生通過紐約州的考試,成為一名執照針灸(Acupuncturist)。

 

每年花千萬美金進口中藥

 

在全紐約州,像他這照針師有2000多位。在中是中醫的組成部份。但是在美,中醫照卻一直沒有出台。根和東方醫學資格委員NCCAOM)的統計,現在全美有41個州允許照針師開業。美國執照針師的組成主要有四大部份:經過300學時訓練的美西醫,修讀三年制美學校的畢業生,自中的中醫院校畢業生,還有一些經過中醫訓練的中西醫生。紐約州規定,凡是申請照的針師必須通過NCCAOM門考試。已獲得照的針師每四年要修滿一定量的有關針和東方醫學的課程,執照才能保持有效。

有著千年歷史的針和中醫在中皆知,在美卻和瑜伽功、按摩等自然療法一起被稱替代醫學Alternative Medicine),或者補充醫學Complimentary Medicine)。有人認替代醫學這個名稱的本身就意味著中醫和針在美還沒有被主流醫學界完全接受和認同,好像被打入另冊一樣。中醫只是在傳統西醫不能起作用的時候,發揮替代的功能,求助中醫的美病人只是病人群體之中的少。中醫是被西醫認無藥可救的病人的最後一線希望。美醫學學會曾有聲明說,缺乏證證明大多替代醫學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醫生該了解病人是否在使用替代醫學或者非常規醫學的手段治療疾病。病人必須被告知如果中正在進行的常規治療可能有的危險。

 

但很多在紐約行醫的中醫生認,中醫在美不受重視的現近年正在逐漸改變。從中藥市場來看,厲振鴻紹說,美的中藥市方興未艾。美每年花千萬美金進口中藥。美藥品市上,以中藥主要成份的藥品產值有上百億美元。美的製藥廠生產了許多含中草藥成份的藥品,比如Confidence公司的產品Aller 24,治療花粉過敏症就很有效。還有用於營養保健的人製品等也很銷。購買牛津醫療保險公司醫療保險的客做針的費用,可以由保險公司支付。現在成牛津保險保範圍內的註師有超過2200位之多。

 

牛津保險保險公司是為數不多的可以支付針費用的保險公司之一。此外,保險公司也支付由車禍傷害引起的針灸治療。紐約州規定老人卡Medicaid)不能支付針的費用,中醫更不在保險範。病人必須自己支付費用。每次問診的費用在十元到上百元不等。自己花錢看中醫是令許多病患止步的主要原因,也是紐約的中醫針醫生最頭痛的問題。法拉盛的中醫之楠說,他的病人中只有20由保險公司支付診費的。

中醫在美的發展

 

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中醫和中藥。美國中醫藥專業學會的彭定倫醫生以他的親身經歷向多維時報描述了中醫在美國的三個發展階段。

 

醫生說,1972年尼克松訪華,隨行的一位紐約時的記者在北京突患急病,北京的醫生使用針灸對他進行麻醉,成功地進行了手術。該記者回,在紐約時上發表了關很神奇的文章。是掀起了美的一股中醫。這個時期的中醫是自中的早期移民。很多人看到有利可圖,都一窩蜂而上

 

80年代是中醫在美國發展的第二階段。良莠不齊的醫生素質造成了社整個中醫行業業者素質的懷疑80年代中期的時候,報紙上開始有人說,針灸治療沒有科學根據,只是心理暗示在起作用云云。

 

第三階段,到了90年代,NCCAOM開始監管照針師的考試制度。同時有一大批中中醫院校的畢業生到美。越越多的針學校在美創辦。中的中醫和本地針學校的畢業生,組成了推中醫在美發展的中力量。除了開設私人針診所的中醫之外,也有一些中醫在科研機構和政府部門任職。他們在證明中醫的醫學科學性和提升中醫的業形象上面做了許多工作。

據彭醫生紹,現在針在紐約的普及程度很高。紐約的市立醫院有用針灸幫助癮君子戒毒和戒酒的項目;在康乃爾醫學院的斯隆癌症研究中心有針醫生助癌症患者做針止痛的治療;在退伍軍人醫院和康復科大夫的診所中,針醫生都很多見。

 

但是中醫卻一直缺乏足的法律監管措施。按照美食品和醫藥管理局(FDA)的規定,中藥不是藥品,而是作食品補充成份。開中藥的中醫師不需要照的認可,誰都可以開藥方。沒有藥方也可以在中藥材鋪買到中藥。一些中藥批發公司大陸、台、香港等地進貨,再賣給藥材店或者開業的中醫。

 

中藥麻黃不是禁藥

 

1972年到現在,中藥在美的發展經歷了許多坎坷和磨難。經過業者的積極努力,中藥業還是在艱難中開出了條希望之路。

 

1995年美國開始流行含有麻黃鹼(Ephedrine)成份的減肥藥和興奮劑。這種藥被發現有副作用,服藥後會引發中風和心臟病。估計有800例服藥有不良反告,並有50多人死亡。20032月,23歲的巴爾地摩棒球隊的投手Steve Bechler在服用三顆以麻黃鹼為主要成份的Xenadrine之後死亡,更引發了公眾對麻黃鹼毒性的注意力。 中醫藥業學理事長李永明認FDA在痲黃禁令中間接承認中醫能治病。

200312月底,FDA頒布含有麻黃鹼成份的藥為禁藥。但是在FDA告中,中藥麻黃卻網開一面。這個決定讓許多中醫業人士感到歡欣鼓舞。新西Warren Hospital主治醫生,美中醫藥業學理事長李永明博士認FDA的禁令中辭巧妙,禁令中提到該禁令不限制草藥治療(Herbal Remedies。李醫生認,鑒FDA一直以把中藥列食品補充,而不是藥品,這個說法等間接承認了中藥可以治病。他認FDA的這番決定有其重大意義。以前在禁某種藥的時候,有相關成份的中藥也都成了被禁之列。在社上造成中藥有毒的誤解。

 

李永明醫生紹說,麻黃2000年前名醫張仲景發明的,是中中醫院校教授的方學課程開篇第一個方子。麻黃有發汗、平喘的功效,適用於、感冒。李醫生說,麻黃在中使用了千年都很安全。中醫用藥一般是把多味藥混合使用,不同的成份之間有互相抑制的作用。而且西藥的麻黃是經過提純之使用,西藥麻黃鹼的度是草藥裏的十倍,甚至上百倍。度過高,人體有害。

多維時報對紐約多家中藥鋪進行調查的時候,發現店家都聲稱年以前就不賣麻黃了。實際上有中醫稱,麻黃在紐約市面上還是可以買到,可能店主怕招惹麻,就媒體統一口說不賣麻黃。

 

馬兜鈴事件

 

與麻黃事件形成比的是馬兜鈴事件。自19901992年間,比利時有上百名婦女長期服用含馬兜鈴酸的減肥藥以,發生間質性腎炎,迅速化成末期腎病,需要依賴洗腎維生。美國於2001年也禁止含馬兜鈴酸成份的藥品輸入,包括中藥廣防己等十味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曾刊出中藥廣防己致癌的文章。

 

中醫藥業學FDA馬兜鈴禁藥的記者招待,召開了反記者招待包括中藥廣防己在的十個中藥正名。

 

李永明認FDA所謂的馬兜鈴事件的說法欠妥當,確的說法該是比利時腎病事件

 

紐約中文媒體報導2004年年初美國內務部魚類和野生動物署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和紐約州環保局一起,紐約唐人街中藥店進行了一次突檢查,搜查可能有虎骨及犀角成份的中成藥,被搜查的店鋪達16家之多,這是該部門多年唐人街中藥店的最大一次行

 

代表布魯克林的紐約州議院高頓38日致函美國內務部魚類和野生動物署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事件表示關注。政府的出發點固然是保護瀕臨絕種的物。中醫界人士表示,熊膽、鹿茸、虎骨、犀牛角入藥,雖然在中古方就有了。但隨著社進步,連中都沒有人用了,在美就更加沒有人用。政府的這搜查行顯示了政府有關部門中藥的偏見還很重。

 

針灸治療不孕症有獨到之處

 

在長島、法拉盛和曼哈頓上西區開設診所的厲振鴻醫生說自己的病人9成以上是美人。除了擅長治療成人和童的哮喘之外,厲振鴻醫生還運用針療法治療多發性硬化(M‧S‧)、ALS(肌索硬化症)、各種癱瘓等病症,有很好的療效。他認如果按照其中醫的態度人進行區分的話,有一類美對傳統療法以外的替代療法持種完全抵觸的態度。第二類認為中藥不能吃,但針可以試試。第三類是替代醫學特別熱衷。這類人裏面有很多是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中老年人,他們認西醫的毒副作用太強,因而崇尚自然療法。

 

楊之楠教授畢業上海中醫藥大學。曾任上海中醫藥大學函授部副主任,並任中日合作上海中醫際康院的董事長兼院長。他1992上海到紐約。

教授說,他在唐人街的診所的病人中有六成華人,一成的韓人,還有三成的其他族裔。而在法拉盛的診所裏有六成半的華人,成韓人,和一成半的其他族裔。

 

看病的韓病人很多,所以教授門聘請了個懂韓文的中人做翻譯。教授說,韓中醫的痴迷程度,甚至比中人還要更勝一籌。韓人問診的時候有,先不告訴醫生自己的病情,等醫生望聞問切之,如果說得不頭,轉身就走。如果說得和病情相符,才放心的讓醫生看病。但是韓人不喜歡中藥的苦味,也害怕煮中藥的麻。所以他門配置了韓生產的煮藥的機器製成韓藥湯,用機器煮草藥,並把煮好的湯藥按照每次的用量分裝在塑料袋中。

 

楊之楠教授80年代首創了用針、中藥和推拿三合一的療法治療癱瘓。除此之外,治療各種痛症和不孕症是他的長。

 

楊之楠教授說,中醫針在治療不孕症上有獨到之處,不但可以治療輸卵管不通等疾病,還可以提高人工受精的成功率。曾有德的醫生做過研究,在160例做人工受精的婦女中,一半接受針灸治療,一半沒有接受針灸治療。結果接受針灸治療的婦女人工受精的成功率是42,沒有接受針灸治療的人工受精成功率只有26

 

楊之楠教授經過研究,中藥針可以提高人工受精成功率提出了自己的解釋。醫學上認下丘腦、垂體和卵巢在條控制軸線上。教授推測一方面中藥裏面使用引經藥把經絡引到頭頂,通過下丘腦的控制,調整激素的分泌,提高排卵的質量。另一方面,有的婦女接受體外受精卵之自身的免疫反應導受精卵的排斥,使受精卵不能成功地在子宮著床。西醫不敢使用免疫抑制,害怕有影響。楊教授認為,針有雙向調節的功能。在需要提高免疫能力和抑制免疫能力的時候,都可以起作用。他有一個病人,嚐試次試管嬰兒都不成功,結果用中藥加針的治療以,現在這位婦女已經生下了健康可的小寶。還有一位嚐試人工受精不成功的病人在接受教授的中藥加針的治療之自然懷孕成功

 

中醫何日受到主流社承認

 

中醫在美的發展,讓中醫早日受到主流社的承認,是許多在美國從事中醫行業的有識之士的目 彭定倫醫生提到,正是由中醫針的功效在美被越越多的人所重視,一些美正骨醫生和腳科醫生雖然沒有受過中醫的完整訓練,卻也想獲得用針治病的利。現在還有一種潮流是承認中大陸中醫學院的畢業文憑,這些都對來自中的中醫針醫生構成了威脅。

 

1998年成立的美中醫藥業學(又名旅美中醫院校校友),現在是美東地區非常活躍的個中醫學,在新西州、康州、賓州、麻州、加州、佛州和德州都有分。這個學會出版半年期會刊,每個月召開一次學術議,還與美西醫學、中華中醫學聯合組織一年一度的際中醫藥論。現在這個學正在推發起紐約州針

彭定倫紹說,白領人士用工的形式保護自己的益和福利。藥師、腳科醫生、作家、音家等都有自己的工20036月起,他們便籌組了紐約州針業工小組。他認的好處是,能請一批業律師、政治說客和工動專家,遊說聯、州、市政府,眾議員,要求提案立法提升中醫針的地位,工也可以代表員在經濟層面與各保險公司談判,這是糾正中醫針醫生不合理待遇的最有效的辦法。

 

哈頓東城和法拉盛開設診所的針醫生陳大志,也在北岸醫院做中藥研究工作。他在治療花粉敏感、腰腿痛和慢性病上頗具經驗。他認為,提高中醫針機理的研究水平,用實驗事實說明中醫有效,是提高中醫地位的必經之路。他說,FDA要批准某種藥品上市,必須經過長時間的實驗,也必須要有臨床有效的數據。中醫治病有效雖然被千年的實踐所證明,但是沒有確實的實驗數據,就無法被其他家認可。NIH雖然每年斥資1.2億研發中藥治病機理,但美國中醫研究比中國落後至少20年,但是在中國發表的論文不被美國所承認。去年他和其他的研究人員一起三種抗SARS的中藥方進行細胞機理研究,揭示這三個中藥方劑對抑制SARS起作用的機制,這個研究成果即在美主流醫學雜誌上發表。 厲振鴻醫生認中醫提高英語水平和溝通能力是當之急。

厲振鴻醫生認,替代醫學主流社所接受。但是關注這個正在增長中的中醫市的不僅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中人,還有其他族裔。在美行醫的中醫生要提高英語素質,因在美與人通是最重要的。而且要有自己攻的一技之長,才能保住飯碗不被別人搶去。

 

前一段時期在美有極高收視率的電視劇《欲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中有這一段情節,主人公夏洛特結婚一心想要個孩子,但一直都不成功。當聽到個半老徐娘的朋友在針灸治療助下孕的消息,也按捺不住要碰一碰運。滿懷希望的她求診於曼哈頓一個有著東方面孔的針灸師,被插了滿身是針的夏洛特被醫生教要心平氣和,排除一切雜念。結果夏洛特卻無法窗外嘈雜的汽車鳴笛
噪聲置之度外。最絕望的她醫生喊道,我做不到!這個讓人一笑置之的紐約人生活的小插曲,也許恰恰可以反映出美主流社會對中醫針的真實感受。面西醫們束手無策的難雜症,許多人抱著試試的態度敲中醫的門,至效果如何,則要看中醫業者們的操行了。